您现在的位置:大狮子的小坏蛋 > 观点新知 > 我国数字出版走出去的思考

我国数字出版走出去的思考

2018-11-19 11:13

  

  我国数字出版走出去的思考

 

  

积极探索数字出版明晰的赢利模式,要借鉴已有的数字出版产业赢利模式,积极探索新模式,大力开展内容创新,根据大众出版、专业出版、教育出版等不同的出版类型和需求模式,探索建立有效的商业模式和赢利模式,积极推进传统出版向数字出版的转型步伐。

  

 

  

近年来,数字出版已成为业界普遍关心的话题,以数字出版为代表的新型传播业态是全球出版业未来发展的方向。数字出版借助于计算机、互联网、数字化三大技术,跨越国界,互联互通,走出去优势比较明显,是提升中华文化传播力和竞争力的机遇,也是我国出版走出去的切入点。

  

 

  

数字出版走出去有天然优势

  

近年来,我国出版走出去战略已经取得了显著进展。据统计,在整个“十一五”期间,我国新闻出版走出去的步伐明显加快。版权贸易逆差从高峰期的1∶15下降到2010年的1∶2.9;数字版权出口大幅增长;我国出版业在海外设立的分支机构超过300家。以实物出口、版权输出、资本输出,合资设立出版社等多种形式,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做大做强出版产业。

  

 

  

相对于传统出版,数字出版走出去优势更加明显。数字出版具有无载体、无物流成本、传播速度快等特点,这些都是数字出版走出去的天然优势。

  

 

  

在国外,传统出版向数字出版转型已经是大势所趋。2011年5月,亚马逊宣布亚马逊网站的用户购买Kindle电子书的数量已经超过纸质版图书。2012年4月,大英百科全书公司正式宣布将停止出版纸质的《大英百科全书》,这部拥有244年历史,全套书重达58.5公斤的百科全书未来将只提供电子版。

  

 

  

在国际出版业数字化大潮的带动下,我国出版传媒业也纷纷尝试数字化转型,并积极推动有特色的数字化产品进入国际市场,取得初步成效。据统计,“十一五”期间,我国数字出版产品出口表现出强劲势头,一批自主研发的网络游戏进入海外市场,2010年出口额突破2亿美元,期刊数据库的海外付费下载收入近千万美元,电子书海外销售收入达5000万元人民币。2011年中国原创网游海外销售达到3.6亿美元。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数字产品是机遇,也是最好的选择。

  

 

  

数字出版走出去面临的问题

  

与欧美国家相比,我国数字出版走出去整体实力明显不足,面临着赢利模式不清晰、文化差异、人才缺乏、资金周转困难等多重困境,这些因素都阻碍了我国数字出版走出去。

  

 

  

赢利模式不清晰。国内出版机构对数字化还缺乏深入地研究,对数字产品缺乏明确的认识,数字产品的赢利模式也不清晰。不是简单把内容置入阅读器中就是数字化了,也不是所有的产品都适合数字化。数字化是一个“探路”的过程,搞数字化产品所需投入大,由于赢利模式不清晰,短期内难以收回成本,给企业造成很大压力,给企业走出去带来很大阻碍。

  

 

  

东西方文化差异。数字化时代更需要与国际接轨,但我们对海外用户的需求了解,无论是在内容上还是在形式上,我国的文化产品与国外读者的接受程度和要求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由于文化背景、语言环境、阅读习惯等诸多因素的差异,我国图书选题及内容要获得国外市场的认同仍需付出较大的努力。

  

 

  

人才缺乏。我国缺少一批具有外语基础、中西贯通、懂技术的复合型人才,因此无法开发有竞争力的数字产品。专业翻译人才的缺乏和昂贵的翻译费用也成为中国图书走出去的一大掣肘。据统计,目前全国能胜任目前出版产业需要的翻译缺口很大。除了翻译人才之外,版权人才也同样奇缺,版权人才需要懂外语,需要口语好、懂出版、懂市场,而且不仅要懂中国市场,还要了解外国市场。

  

 

  

资金周转困难,尤其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资金缺口大。一批具有市场活力的中小企业面临“有想法、没资金”的困境,在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感到力不从心。在当前的体制机制下,中小企业获得资助难度很大,所以有些公司把其他项目的赢利都投在数字项目上了,硬着头皮搞数字化,难度非常大。

  

 

  

此外,我国数字产品走出去还存在着优质产品少、渠道缺乏等问题。目前数字出版出口渠道多为国家搭建的展台,市场渠道则很鲜见。

  

 

  

数字出版走出去的对策思考

  

推动我国数字产品走出去,不仅有益于提高中华文化的传播速度,也利于企业拓展自身发展空间。按照我国新闻出版业“十二五”走出去规划,我国数字出版产品和服务出口金额年平均增长32%,到“十二五”末出口额突破10亿美元。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国家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大支持配套措施,扫除种种发展障碍,推动数字出版产业和走出去持续健康发展。

  

 

  

积极探索数字出版明晰的赢利模式。要借鉴已有的数字出版产业赢利模式,积极探索新模式,大力开展内容创新,根据大众出版、专业出版、教育出版等不同的出版类型和需求模式,探索建立有效的商业模式和赢利模式,积极推进传统出版向数字出版的转型步伐。

  

 

  

调整资助政策,调动中小企业积极性。目前国家资助是以数字出版重点企业承接国家项目为主,建议今后国家在资助方式和布局上更加多样化、精细化,让一些具有活力的中小企业充分发挥创造力,利用自身优势承担重大项目的部分工作。

  

 

  

加大人才培养力度。建议国家出台政策鼓励有条件的高校开门办学,创办一些翻译编辑和版权编辑专业的研究生班,培养出版业专业人才,凤凰彩票提升整个行业的翻译编辑和版权贸易水平,解决我国出版走出去中面临的这个基础性问题。

  

 

  

加强市场评估机制,推进行业健康发展。建议在项目申报的过程中引入竞争机制,对于数字化转型的阶段性成果进行评估,既注重社会效益也注重经济效益。根据评估结果再进行下一步的支持,让企业在竞争中焕发活力,真正在长远的能力建设上有所提高。

  

 

  

 

  

 

  

 

  

相关阅读:

  

福建推介海峡国家数字出版产业基地

  

数字出版再认识

  

国家数字出版基地落户丰台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换届

  

数字出版要借助政策东风